w01406_s_1.jpg 
~很喜歡的幾米的手作~


跟大家分享一篇文章
之前看了
給了我很深的感觸





「還好--我們生了兩個孩子。」      摘自作者:汪培珽



您根本不知道,孩子多需要手足。

我,也不知道。

--直到姊姊七歲,弟弟五歲時。

我說過,我是那種糊里糊塗、沒想太多就生了兩個孩子的媽媽。當孩子還小時,我哪裡有機會想到「孩子需要手足」這麼不切實際的問題呢?只要孩子有半天不吵嘴、不爭寵,給我安靜的片刻,我就該吃齋唸阿彌陀佛囉,哪還有閒情逸致去考慮什麼相親相愛、手足之情。

我的兩個孩子年齡差了兩歲半,也就是說,當第一個孩子快兩歲時,我就懷了第二個孩子。可是在當時,我能從生活中深深切切地體會到「孩子需要伴」嗎?

完全不會。

因為孩子太小,父母很容易就誤會一件事--以為孩子有父母的陪伴就足夠。
這種「以為」,就是整件事情最可怕的地方。因為對這個年紀的孩子來說,父母就是他們的天和地;早上起床要媽媽,晚上睡覺要媽媽,好像世界上的其他東西通通不重要,只要有媽媽就好。不過,這也是事實啦!

但是,等您一旦體認到「孩子需要伴」這件事時,即使只有一絲絲的察覺,通常生第二個孩子的最好時機都已經過了。
過了還不打緊,不是說「亡羊補牢,猶未晚已」嗎?可是再加上現代人生活步調太緊湊、還有得過且過的生活方式,這樣耗下去,拖到羊都跑光了,牢也不用補了啦。

第二個孩子出生的頭一年,對老大來說,老二還只是個樣版戲,連吵個架都不行,只能稱為「心靈上的寄託」。所以嚴格來說,在老大四歲以前,您都可能誤以為,有沒有手足,不一定那麼重要。

剛成家時,我們為了生活,總是忙得焦頭爛額,根本無暇想些眼前看不到的問題,日子就一天一天過去了。
直到姊姊大約七歲,弟弟快五歲的某一天下午,我原本打算小睡一場午覺,沒想到那天實在太累,一睡兩個小時根本起不來。不過,做媽媽的就是即使睡著了,心都還繫在孩子身上,從頭到尾,我都隱約聽見兩個小鬼,在外面吱吱喳喳地說個不停。一會兒聲音出現在姊姊房間,一會兒兩人又到了客廳,一會兒兩人隔了老遠還在喊話。您如果不是親身經歷,絕對無法想像,這麼小的孩子,怎麼會有這麼多話可說呢?好似時間如果沒有盡頭,兩人的對話可以直到海枯石爛,仍不休止。

自此以後,孩子愈來愈大,我就愈來愈發現到,姊弟倆在生活中的互相依賴性,或是說互相需要性有多麼高!甚至高到超乎大人的想像很多、很多。

下雨天,不出門,兩人可以從早玩到晚。

大晴天,去散步,爸爸媽媽聊大人的天,姊姊弟弟聊小孩的天。

有一天,搬家後的大採購,我和先生逛得不亦樂乎,孩子其實已經無聊到快陣亡了。突然,我們轉進一家大型電器行,剛好影音室正播放著電影《鐵達尼號》。他們早已從書上知道這個故事,但是活生生地用人演出來(平時不看電視的孩子,這時根本就以為到了迪士尼樂園),即使只看到前後短短二十分鐘的片段,姊弟倆也興奮不已。走出電器行之際,我與先生繼續行程,只見他們倆彷彿吃了大力仙丹,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之後的劇情,甚至編起了各種不同故事發展的搞笑版本,一會兒傑克跌得狗吃屎,一會兒蘿絲差點掉進水裡,剩下的行程裡,兩人樂得不得了……

先生跟我一樣愛孩子,但整日忙著工作的他,如果當初我只準備生一個孩子,他大概也不會有什麼意見的。某一天,全家晚飯後在台大校園散步,看著姊弟倆在前面殷切對話的小小背影,不習於表露情感的中國爸爸,竟然用一種像是差點被捷運門夾到,才在最後半秒內衝進車廂的「好險」心態,呼了一口氣,說道:

「還好--我們生了兩個孩子。」


男女教養都同調

我不管教育理論說了什麼,我一直都是用同一個邏輯在教育我的一兒一女。男和女的不同性別,從來不是我教養孩子的考量。我有一個很中性的名字,我喜歡,於是幫孩子取名字,也很中性。當他們還是娃娃時,我不會女生就買粉紅色,男生就買天藍色;為他們選玩具時,我不會女生就買洋娃娃,男生就買小汽車:當兒子跌倒大哭時,我更不會說:「男生要勇敢。」這是什麼邏輯啊?女生就不用勇敢嗎?做父母的責任很單純--將孩子教養成健全的人,這就是我的目標,我甚至沒有注意到,他們有著不同的性別。人應該有的好品格、好習慣、好態度,是不分男生和女生的。

所以,女兒想學空手道,我不反對。女兒運動細胞很好,上山下海難不倒她,我很鼓勵。她說不想穿裙子,我不強迫。十一歲的當口,有天她突然對我說:「媽媽,妳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。因為妳都不會強迫我去參加party的時候,一定要穿裙子。」(哦!原來這就是成為最好的媽媽的要件,太簡單了吧。)我猜,她可能是跟同學聊天,才知道原來不是每個孩子都能自己做選擇的。
「好動、不喜歡穿裙子」,妳不怕女兒太男性化嗎?我的想法是:孩子的天性,不是父母該在意的地方,如果天性是如此,我就該接受它。勉強的改變,只是配合世俗的眼光,對孩子人生的影響一定是好的嗎?

弟弟出生了,與姊姊性別不同,發展也不一樣。而且正巧姊姊喜歡的、擅長的,他全然看不出天份。運動細胞一向沒有姊姊好,膽子沒有姊姊大,可是我全都不在意。雖然這些都是世俗賦予男生「應該」要有的性格特質,我的想法還是一樣,基因遺傳是固定而不能改變的東西,如果硬要將制式想法加諸於孩子,可能我們還沒改變他,就已經先毀了他的自信心。

從小姊弟倆玩玩具,我從不對玩具歸類性別--娃娃是女生玩的,車子是男生玩的。玩具只分喜歡不喜歡,不分男生女生。可是,如果您家有個小男生整天玩芭比娃娃,為她們穿衣服、脫衣服、選衣服、挑鞋子,您介意嗎?
如果您介意的話,也千萬隱藏您那嫌棄「孩子所愛」的態度。父母厭惡、嫌棄、嘲諷、貶低孩子喜歡的東西,這件事本身對孩子來說,就是極大的殺傷力。

雖然,父母的出發點是善意的--怕孩子走偏了路。但往往是,孩子根本還沒走穩,就被父母絆了一大跤。
有一回,孩子挑玩具的當口,幼稚園中班年紀的兒子把我拉到一旁說:「我想買那個娃娃,可是爸爸說男生不能玩;我很想要,但又怕爸爸會生氣,怎麼辦?」

父母常常為孩子的未來,太過擔心。
以為小時候愛玩娃娃的男生,以後就會娘娘腔。
以為小時候不喜歡洗澡的孩子,以後就會臭死。
以為小時候打打鬧鬧的女生,長大後就會嫁不出去。
以為…… 父母太多所謂的「以為」,其實多數都是過渡現象,都是庸人自擾。而父母如果又拿這些「以為」的壓力來限制孩子,有時候,它反而成為扼殺孩子天生的興趣、專長和自信心的幫手。

五歲不喜歡穿裙子的女兒,十一歲時已經懂得打扮自己。三歲不愛好運動的兒子,八歲時是全年級的跑步高手。
這個夏天,我和女兒才為了她要不要買比基尼泳衣而爭吵。

別誤會媽媽老古板--是我說好看要買,她卻說如果我買了她也不會穿。其實她是不瞭解媽媽的自我補償心理:媽媽自己不能穿,就希望看女兒穿也可以過過癮啊。

不久前逛街,兒子大概看到了什麼,又想起了什麼,突然對我說:「媽媽,妳還記得那些大眼娃娃嗎?她們好自以為是哦!我從前怎麼那麼喜歡,好好笑。」他對於自己以前的想法,也覺得不可思議。

孩子有他們自己的發展軌跡,父母最應該做的,就是給予支持。尤其那些沒有一定對錯標準的事,不要亂下斷語。
女兒和兒子,性別雖然不同。但在我的心裡,不論是教養的態度、價值觀的傳遞、未來的期望和對他們的祝福,永遠都在同一個天平之上--

他們都是媽媽和爸爸永遠的寶貝。


幫孩子做公關

公關?別以為我養孩子像經營公司一樣認真。不!我沒有。我所做的,只不過是父母的舉手之勞。從懷了第二個孩子開始,我就開始唸一些有關迎接小嬰兒的故事書給老大聽。特意買很多嗎?唸完故事再衍生一番精神談話嗎?我沒有。這其實是心理戰。您以為孩子笨到不知道父母在想什麼嗎?什麼叫愈描愈黑?

所以,即使是唸些與小嬰兒有關的故事書,我也是雲淡風輕。我只管唸我的故事書,什麼也不說,什麼也不刻意強調;如果孩子有問題我就回答,沒問題我就算盡到責任。其餘的,我不會「有的沒的」想一大堆。

現在的媽媽都知道,懷第二個孩子時,就要先對老大做心理建設,「媽媽生個弟弟,以後就有人陪你玩了。」這種空頭支票別亂開,孩子哪能預先想到「等嬰兒長大要很久」呢,而且可能還沒享受到一起玩的樂趣,就得先開始讓出原本屬於自己的玩具了,還不包括那無形的「媽媽的愛、爸爸的愛」。不是說期望愈大,失望也愈大嗎?所以這些未來的事,還是不說為妙,讓孩子自己去發掘那份驚喜吧。說不定,根本不是驚喜,而是,驚嚇呢。

這是我從書上看來的,覺得有道理就照做了--在第二個孩子要從醫院抱回家的那一天,事先買個老大喜歡的小禮物。當陣痛開始,我準備往醫院衝時,它老早就放在要帶去醫院的隨身包包裡了。

當全家人喜孜孜地迎接新生兒回家時,我就偷偷把老大叫到一邊,故作神秘、而且煞有其事地從醫院帶回來的包包裡拿出它:「這是小弟弟要送給大姊姊的禮物,快看看是什麼。」只見她也喜孜孜、認真地去跟小嬰兒說謝謝、親親他的額頭。

當弟弟還小,只會睡在娃娃床裡咿咿啊啊叫時,每次姊姊從幼稚園放學回家,我都會對她說:「今天弟弟在家裡好想念妳哦!」或是留著什麼好吃的給姊姊時,我會說:「弟弟說要買薯條給姊姊吃。」

「老大難道不知道,剛生下來的小孩不會買禮物嗎?小嬰兒也不知道薯條是什麼嗎?」真有這麼好騙?
真的,孩子真的很好騙,尤其是這種善意的謊言,通常孩子不會多想。可能媽媽自己說完,都一副「騙死人不償命」的心虛模樣,可是您去看看孩子的臉,就知道什麼叫「天真」。他們就是打心裡相信,毫無懷疑。

說真的,我哪裡會知道這些小小的舉動,對手足感情有多少助力,但我有一種直覺:當姊姊親弟弟的那一剎那,她心裡很在意那個禮物嗎?我一點也不覺得。對老大來說,眼前這個小不拉嘰、活生生的小東西,才是天底下最珍貴的禮物。如果我現在要生第三個孩子,這個「小嬰兒買禮物」的動作我還是會做。即使小學中高年級的姊姊和哥哥早知道小嬰兒不會買禮物又怎樣,我甚至可以想像他們接到禮物時的表情。只要讓孩子體會到愛,就夠了。

現在,姊姊都快十二歲了,但平均每隔兩年,我就有機會聽到她跟我說起這個老掉牙的故事,但她總是樂此不疲:
「媽媽,我還記得,弟弟從醫院回來的那一天,你們在房間,我從外面好小聲地走進去;弟弟好小,妳抱著他喝妳的奶,我也有喝過妳的奶嗎?弟弟吸奶的樣子好可愛哦……」

姊姊說話的神情,彷彿小嬰兒就在她的面前,但我的心裡,卻全是姊姊當時的模樣。不到三歲的她,矗立一旁,好奇地看著這個「未來十年的最好玩伴」。如果時光可以倒回--那一刻,我一定要記得將她抱進懷裡,溫柔地、一個字一個字對她說:
「媽媽愛妳,永遠不改變。」


停下來等等孩子

朋友告訴我,她那個性憨厚、樂觀的小三兒子,有一回在週記裡老師所定的題目中寫著:他最覺得沮喪的事,就是每天聽到父母說--快點,快點!

早上快點起床、在車裡快點吃早餐,因為上學快要遲到;晚上快點吃飯、快點做功課、快點洗澡刷牙、快點上床睡覺……年紀這麼小的孩子,卻察覺到那份週而復始、不得不趕的無奈和無力。

父母也很無奈,是什麼造就了這種「趕、趕、趕」的環境?上一代的悠閒到哪裡去了?當然,那時學校是走三步路就到的隔壁,哪兒來的才藝安親班,沒有多少父母會幫孩子檢查功課,連電視的卡通時間都只限定在傍晚的五點到六點,也沒人將上班到晚上八、九點看成常態。

當今的父母無奈之際,也請想想,除了不可避免的大環境改變之外,「趕」是否已儼然成了現代人溶進血液裡的基因,無法自拔?
帶著孩子走在路上,尤其是小小孩,對一切總是那麼好奇;寵物店、玩具店、蛋糕店,甚至是天外飛來人行道上的一隻小蟲子,都可以讓孩子著迷不已。很多年前了,有一天我突然發現自己,對孩子好奇心的支持度少之又少。

孩子對一件事有興趣,但停留不到兩秒鐘,父母是不是就催促著快走?「真有事情要趕路嗎?」不見得,很多時候不是沒有時間,而是父母沒有耐心,孩子的好奇和觀察根本還未獲得滿足,就被父母催著離開現場。

我們要不要做個實驗:下回帶孩子到動物園,試著當一個不催促的旁觀者,看看孩子一種動物可以看多久,才主動跟父母說:「走吧。」即使一場巡禮只看了五種動物又如何?輕輕鬆鬆過日子--尤其在該輕鬆的時候,不是我們都想要的嗎?

去年,全家到海南島渡假,陽光、游泳、沙灘就是我們全部的行程。早上睡到自然醒,吃早餐、游泳、吃午餐、游泳、吃………
我問孩子,「你們這樣過七天,會不會膩啊?」

「不會不會,這簡直就像天堂一樣!你不知道嗎?這就是小孩子的天堂。」原本就不喜歡橫衝直撞的媽媽,現在才知道孩子更愛寧靜。

有一天玩到了晚上十一點,爸爸已經呼呼大睡。我突然神經發作問兩個小鬼:「我們現在去海灘,好不好?媽媽最喜歡看星星了。」兩個孩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平時只會催促孩子睡覺的媽媽,今天腦筋短路了嗎?

於是我們三人留了紙條給爸爸,以防他突然醒來擔心我們(其實,這是多慮了),就朝飯店專屬的沙灘探險去了……
從十一點到半夜兩點,就我們三人,加上打瞌睡的警衛。「媽媽,我們來聊天,」女兒說,「我最喜歡跟妳聊天了。」
就著星空下,配上一波波海浪的拍擊聲,我倆從小孩是怎麼做出來的,聊到八年抗戰後撤退來台。弟弟呢?他只對小生物有興趣,從頭到尾,只見很遠的一個小人點,跑上跑下地追著沙灘上的螃蟹。媽媽只在偶而抬頭看不到小人點時,會突然跳起來大叫一聲:「弟弟呢?」直到孩子又出現在媽媽的視線裡,我和姊姊才又回到黛安娜王妃、蔣中正、孫中山、陳水扁和馬英九……當然還有她又喜歡了誰誰誰。 父母有多少的耐心給孩子?停下來等等孩子吧--我時時提醒自己。從他們兩歲到十二歲,我還是不曾忘記這一點。
而現在,我還要再為它加上一份不同的意義--

上帝為每對父母都排了一列的孩子(好可怕啊),孩子都默默地等著父母來接他們。只是,常常,父母只接了第一個孩子,就沒有再來了。

停下腳步或是放慢腳步,回頭看看--孩子就在不遠處等著我們呢。做什麼事都可能後悔,生孩子,絕對不會。但是無論如何,不管生了幾個孩子,我們都要好好把握人生這段最美好的時光。


父母最不可以做的一件事


這件事,現代父母,沒人不懂;簡單明瞭,不需要解釋。只要有「同理心」的人都應該知道,萬萬不可以做。可是,有多少父母明瞭,不做這件事對手足感情的重要性嗎?

我不做。我打死不做。盛怒之下不做,氣急敗壞不做,無可奈何不做,無計可施也不做。反正我知道,我不能做。

孩子已經超過十歲了,我一次也沒做過。
「不要再包尿布了,你看姊姊都自己上廁所。」三歲時…… 「不要這麼膽小,你看弟弟都自己睡覺。」七歲時……
「你的字怎麼像鬼畫符,你哥哥參加書法比賽得獎耶!」八歲時……
「你為什麼不好好讀書?看姊姊成績多好!」十歲時……
還需要我繼續說下去嗎?這些其實都只是基本句型,每句後面如果再加上「羞羞臉」「愛哭鬼」「長不大」「真丟臉」「沒出息」……是不是聽來也很耳熟呢。

這些拿手足之間做比較的話,我們可能從小聽到大,雖然厭惡卻又無可奈何。但更可怕的是--自己可能又擺脫不了宿命的糾纏,不自覺地再從嘴巴裡冒出這樣的話,一代傳一代……

我常有這樣的想法:父母教育孩子的方式,是會遺傳的。今天如果我會用這種方式對待我的孩子,回頭想想,自己是不是也曾經被以同樣的方式對待過呢。

但是,這不是做父母可以拿來搪塞的藉口。
擺脫不良宿命循環的最有效方式,就是要很有自覺地起來「對抗自己」。明知是不好的教育方式,就不要以「我也是這樣長大的」當成因循苟且的藉口。

如果您說:「用手足做榜樣,有何不可?」
可是我說:榜樣,必須是發自內心的嚮往。父母開口的重點不是榜樣,只是批評、貶低、毀損,甚至只是出氣。
如果只是單純的批評,應該是對事不對人。如果我們只保留這種句型的前半段,將後面比較性的字眼拿掉,雖然我也不是很贊成,但至少破壞手足感情的殺傷力就不見了。這種拿手足當比較的批評,真的是造成手足不睦的最大潛在兇手。說到這裡,如果您還是無法體會不要這樣對孩子說話的重要性,試試將心比心看看囉:

「爸爸,你每個月賺多少錢,你看王小明的爸爸都開賓士車。」
「媽媽,學校營養午餐真好吃,比妳做的便當好吃多了。」
「先生,早點下班回家,張忠謀不用上班也賺得比你多。」
「太太,少吃一點,你看隔壁太太的身材多妖嬌。」

其實,這裡一樣可以將其後比較性的字眼拿掉,就是最正常不過的對話,也並無不妥。然而一旦加入了比較,對事情不但沒有幫助,還有你看不到也摸不著的嚴重反效果出現。

我們家姊姊水性極好,五歲就可以往三米深的泳池向下跳;弟弟,快七歲了,連洗澡水沖到頭上都要哇哇叫半天。我們家弟弟從小自己睡一個房間,不哭不鬧;姊姊八歲了,只差沒開探照燈睡覺,卻還常半夜喊叫找媽媽。

這時我在情急之下,什麼不該說的話都可能說。但脫口而出的絕不會是「你看姊姊如何如何」、「你看弟弟如何如何」。
孩子是多麼清楚明白的動物啊!姊姊如何,弟弟會不知道嗎?弟弟如何,姊姊會不清楚嗎?還等得到父母來多嘴?說了也是白說的話,為什麼父母不能忍住不說呢?甚至,手足之間原本就存在的模仿和榜樣,反而就被父母這麼一說給搞砸了。

看看自己生活周遭的例子就該明瞭,多少弟弟在哥哥成就的陰影下掙扎,多少孩子在父母的偏愛下喘息。父母一定要設身處地想想,如果哪天老闆對你說:「你看隔壁主管做事多有效率,你看你……」恨不恨?這樣態度的老闆可以得人心嗎?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父母種種「恨鐵不成鋼」的心態反映在言語上,不僅可能傷了手足感情,更可能傷了孩子的心。

勇敢、不哭、字寫整齊、好好讀書、多運動……父母要表達的東西,愈單純愈好,別把別人牽扯進來。
哪個孩子不想贏得父母的心呢!別拿兄弟姊妹當武器來批評孩子,就是讓「兄弟不鬩牆」的第一個基本功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w00205_s_1.jpg 


序》沒有它,就沒有人生 文╱郭玢玢


姊姊和弟弟的下課時間不一樣,小朋友是二點四十,大孩子是三點二十。昨天下午到學校當愛心媽媽完畢,正好趕上女兒回家的校車,媽媽搭便車之際,在一旁的販售機買了罐可樂。其實,媽媽很少喝這種含糖飲料,只有偶而興起為之,姊姊也不喜歡,但那卻是兒子的最愛。

校車開了,不擅喝這些亂七八糟東西的媽媽,其實根本喝不完,但在車子上,只能丟也沒地方、喝也不是地尷尬拿著。校車在山路間蜿蜒,偶而在一個轉彎處丟下個孩子,好似郵差送包裹,將媽媽最心愛的禮物送到家。
我們是最後幾站,不經意又拿起可樂喝了一口的媽媽,卻被姊姊好似下一秒鐘就要出手阻止的緊張語調嚇到:
「不要--再喝了。」她不是不喜歡可樂嗎?
「快到家了,留給弟弟啦!」
手足之情,足以感動父母的人生。


三年前開始親子演講,有回到了一所幼稚園,在開場白之際,原本只想瞭解家庭狀況:「只有一個孩子的請舉手?」當時真的嚇了我一跳,全場有三分之二都舉手。雖然這些父母都還未過生育年齡,但似乎有再生一個打算的比率並不高。當我多問幾場之後才知道:原來,台灣家庭的孩子平均數是一o二個,全球倒數前五名。數字要比較才會說話--美國是二o一個(二○○七年台灣已經降到一o一二個,在全世界二百二十二個國家中,排名倒數第四)。

當時,就埋下了我寫此書的伏筆。「鼓勵人生孩子」也能寫成一本書嗎?沒動筆之前,我比您更懷疑。現在我要說,這是一本百年之計的書,希望往後遇上「不知要生幾個孩子」的父母」,都能拿它作為釐清自己想法的憑藉。
如果:我是一結婚就打定主意只生一個孩子的人。那我一定會對自己說:
這是我的人生,不容他人置評。

三姑六婆說完閒言閒語可是各自回家喝茶看報紙,但孩子可要您自己養的。而且,自始自終您都別指望,我會告訴您孩子如何好養。現在孩子,難養矣。

又如果,您是屬於那種很想生孩子,但事情完全由不得任何人,得看上帝旨意的,我會說,這不是一本屬於您的書。寫親子書,心裡一直有個想法:我是為父母們而寫的,不全是孩子。既然是以父母自身的幸福為出發點,就一定要避免給予不必要的困擾。如果您,正在努力或事情已成定局,那只怕我不能給您幫助,卻徒增不必要的壓力和懊惱,非我所樂見。

* *
原本,我該屬於事業飛黃騰達的成功女性,但是上帝幫我開了一扇窗,透進來的曙光,讓我發現,人生原來常常是柳暗花明又一村。因此我寫下了〈您願意,辭職回家,帶孩子嗎?〉一輯。

事業和帶孩子,對現代女性來說,兩者都不是簡單的議題,也很難斬釘截鐵地一切為二。一位事先幫我審稿的好友甚至不以為然,正義直斷地說:「這個議題根本不該獨立寫出來。」「對很多人來說,工作上帶來的成就感和滿足感,是比帶孩子這件事大上三倍的。」我相信她的感受,因為我也曾在職場上奔馳了十年。左思右想,我發現,我其實只是想與那些在心裡想了很久--猶豫要不要回
家帶孩子的媽媽們,分享什麼才是我自己人生最美好的工作。

至於什麼才是您自己的,答案是沒人可以幫忙決定的。

如果您已經有了兩個孩子,而且也正在家帶孩子,我要先對您致上最高的敬意,因為這是一個沒有報酬、也可能沒人感激的工作;如果您的兩個孩子都還在五歲以內,我要說的是--媽媽們,要好好照顧自己啊!現代孩子,不好養。柴米油鹽只是父母最低級的麻煩,教養才是重頭戲。「如何讓手足相親、不相爭?」是現代父母的大困擾之一。希望〈如何兄弟不鬩牆?〉這一輯可以讓您在手足紛擾的困境中,摸索出一條自己的路。
* * *

人都不喜歡被強迫,人都喜歡有「自己作主」的感覺。現在的媽媽,有一定比例的情形是:原本心裡想的是「可生可不生」,就是因為「其他閒雜人等」太囉嗦,不喜歡那種不能自己作主的壓力,於是賭氣索性不生了。別怪她們,那是中國女人對五千年壓抑的反抗,每個人都脫不了責任的。

所以爸爸買這本書來送給媽媽,或是爸爸買去送給媽媽,婆婆買來送給媳婦,全都不是上策。一定要透過--與孩子有關的第三人。要讓當事人,當然就是負責生孩子的關鍵人,先生或太太,都是透過第三人才看到此書。一定要在表面上使其認為--生不生孩子,是我自己決定的。

誰是第三人呢?啊哈,第一當然是婦產科醫生,然後是賣奶瓶尿布的廠商、賣玩具的公司、甚至油飯蛋糕胎毛筆坐月子中心都脫不了關係,最後還有托兒所幼稚園。「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」不是口號,孩子的出生率攸關國家未來的競爭力。

透過朋友送也是一種選擇。找個已經有兩個孩子的朋友,託他們送出,藉口我幫您想好了:「摸彩抽中,我沒用,你加減看看吧。」一定要說得雲淡風輕,不露半點痕跡。不習慣說謊的請事先練習一下再出手。
* * *

別人生不生孩子,干我何事。
別人帶不帶孩子,更干我何事。

一回全家出國度假,坐飛機的回程上,八歲的弟弟、十歲的姊姊在前排,媽媽正坐在後排偷閒。姊姊因故顯得悶悶不樂不開心,媽媽一時也幫不上忙。突然,透過座椅間的縫隙,媽媽瞧見弟弟側頭的關愛神情,對著姊姊輕聲的說:
「我說個笑話給你聽,好不好?」

感動,就像空氣,看不見,摸不著。
但是,沒有它,就沒有人生。
真的不干我的事。但是,助人為快樂之本。
只是希望父母不要錯過人生中的每一個感動,即使它小的微不足道。
沒了感動,人生,還剩下什麼。

創作者介紹

Grace's Blog

GR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施小娟
  • 妳分享的這篇手足,我看了很感動
    其實我一直以來的想法都是希望我將來能生二個以上的小孩
    即便我沒有很有錢,但我相信手足之間的感情
    不是一般堂或是表之間的感情能夠取代的
    就像現在我和我姐姐之間,我就很慶幸我有姐姐陪伴我
    很多事情就不是好朋友或是親友間能夠商量
    只有手足之間的感情才是最珍貴的。
  • 我當初看這篇文章 也是很有感觸 最近 又跟許多朋友在談論這個問題 以過來人的身分 我覺得 很有道理 到現在 我也是 會細細品嚐這篇文章 我們都愛孩子 也希望給孩子好的生活 環境 我們既然為人父母 就有責任 呵 不能太自私的 很真心期盼你有好消息喔 我們就可以再繼續來討論

    GRACE 於 2010/07/10 10:00 回覆

  • 愛玩的老小子
  • 真是一種深刻的感受~

    我自己沒有小孩,但兩個小姨子,一個有三個小孩,一個只有一個小孩,
    三個小孩的整天吵,但相形之下就會覺得只有一個小孩的好孤單,

    爸媽能放的下的,小孩很自在,爸媽想太多的,小孩反而不是變叛逆就是變畏縮.....

    好多是值得學習,謝謝你的分享!